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小说> 我的女儿娜娜

我的女儿娜娜 - 我的女儿娜娜

 我今年40岁,只是一个平凡的屌丝,上大学期间课外无聊地念了几本
书,学会了几句之乎者也,就天真地以爲自己是一根葱,到了现在人过中年,才
知道自己真的是一根葱。我老婆比我小5岁,长得很漂亮的而且很爱我,因爲工
作关系我经常出差,但从来没听到过喜欢东家长西家短的街坊大妈们说过她什麽
閑言碎语。虽然当初是我主动追求的她,但直到现在我还没搞清楚我到底爲什麽
爱她。

  我的性欲望很奇怪,我想要的时候,就会拉开拉链,把她的头紧紧摁在我的
胯下,让我的丁丁在她温暖湿润的口腔中慢慢膨胀壮大,这时我就会起了诗兴边
缓缓抽动边摇头晃脑念叨:「子曰:穴而湿袭之,不亦说乎?有鹏自远方来,不
亦乐乎?人不直而不愠,不亦君子者也?」诸如此类的文言文,等到我感觉想要
射精的时候就会松开手,看她在那裏大口大口喘着气,眼神哀怨巴巴地望着我,
我叫她双手摁住座椅站稳扶好,我环绕着她柔软的腰肢,看着我的大鹏鸟一寸一
寸慢慢塞入她早已淫水泛滥的小穴,没有什麽带节奏的九浅一深,只有怒而飞的
横沖直撞,啪唧啪唧的溅水声,禁受不住的咿咿呀呀高潮呻吟,当然这种高强度
的享受不能持久,一般都是十分锺左右就结束了战斗。老婆常常都是高兴地亲我
一口,抱着我的胳膊欣然入睡了。我感受着她的开心,身体裏被掏空的肾上腺一
点一滴恢複着能量,慢慢地也就进入了梦乡。

  我们有一个可爱乖巧的女儿,名叫娜娜,今年17岁,上高中一年级。她出
生那年,老婆生意扩大忙得没空带她,那时我赋閑在家,于是照顾她的任务就落
在了我肩上。

  她出生那天,看着她闭着小眉小眼儿哇哇地哭,吹弹可破的小手小脸儿摆摆
这儿放放那儿,我很高兴。担心自己粗手粗脚会弄疼她就只用臂弯抱她,要清理
介子屎时,打开抱被儿把垫好的薄棉垫儿抽出来,墨绿色稀稀黏黏的散发出一种
淡淡的生命初始味道,我换好棉垫儿,一只手托起她两只粉嫩的小脚,擦她屁股
时,竟发现她的肛门向外一翻又猛地缩了回去,那一瞬间就好像一朵漂亮的小菊
花突然地绽放。我和老婆对视了一眼,没说什麽,但心裏担心她肛肠会不会出问
题啊。还好,此后一切顺利,我们夫妻两人一天天无奈地老去,女儿一天天顺利
地长大。

  大概因爲整日寸步不离地照料她的关系,娜娜对我特别亲密。老婆的闺蜜夸
女儿长得好看,老婆要递手给她时,娜娜就哇哇大声的哭。有时老婆一忙必须把
小孩临时交给别人抱着,我一听到哭闹声就连忙赶到从别人手裏接过来,晃几下
温存几声马上就不哭了。周围人都稀奇的说,这是个不管谁抱都要哭的女孩,没
想到你一个大男人还挺会带小女娃的呀!我也不知道爲什麽会这样,我喜欢抱着
她的感觉,不管她是平躺在我怀裏睡觉,还是坐在我的胳膊上东张西望,骑在我
的脖子上撒欢儿,甚至是不高兴时盯着我咬着牙用粉嘟嘟的小手儿啪啪打我的脸,
我都好高兴。我喜欢问她喝奶不喝,看她答应然后叫她搬个小闆凳自己坐好,然
后再爲她沖好奶粉把奶瓶递给她,看着她坐在那裏老老实实地一口气喝光,这是
她最乖最听话的时候,我心裏美滋滋的。学走路的时候可就不乖了,到了1岁2
个月才学会走路,1岁4个月时就学会滑滑闆车了,平地还走不稳偏喜欢沿着楼
梯或斜坡爬上爬下,我只得步步紧随提前在下一步等着防着,她走累了就张开手
臂说抱抱让我抱着。我抱着她,又累又高兴着。我喜欢和她在一起度过的任何时
光。

  时光荏苒,娜娜长得越来越漂亮越活泼可爱,她上了幼儿园、小学、中学,
有了适龄的小朋友们一起玩儿,除了学校功课和兴趣班,很快又学会了手机裏的
视频和游戏,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一直都在忙,而我们渐渐地也就疏远了距离。当
然她见了我还是会很亲昵地喊爸爸这爸爸那的,我给她买生日礼物时,还会给我
一个熊抱,在我脸颊上轻啄一下。每当此时,我都会感觉自己年轻了好几岁。老
婆看见了就会教训她没个正形,娜娜一吐舌头做个鬼脸儿,我看见了直乐,一家
人虽然挣钱不多,但能守在一起其乐融融,小日子也还算过得不错。

  生活如果总是那麽顺利,那也就不叫生活了。半年前的一天,大舅哥突然打
电话过来说老岳母生病住院需要人照顾,老婆听了非要过去,我说你们兄妹几个
出钱请护工不就行了,我不太会干家务活儿,娜娜前几天也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
来说是腰有点疼,家裏也离不开你啊。老婆说那只怪以前太惯着你们了,小孩子
家的哪有什麽腰啊?还不是不老实偷穿我的高跟鞋自己找的?我妈生我养我了那
麽多年我没照顾过她一天,我自打进了你家门儿整天照顾你们一家老小,就好像
卖给你家似的,我妈这次生病了,我是必须要亲自去照顾的!马上孩子就要过暑
假了,去街上买些吃的将就将就差不多行了。我见她去意已决,拗不过她只好同
意了。算算时间,老婆只去了两个月就回来了,而就在这短短两个月,我和娜娜
之间却发生了一些让我难以啓齿的事。

  那几天正赶上娜娜期末考试备考,她每天都会複习功课到很晚,虽然我只会
做简单无味的汤面,都会再煎两个鸡蛋给她补补营养,早上去买八宝粥羊肉包子
她最喜欢吃的,中午买盒饭烩面啥的,又买了一箱伊利纯牛奶让她随时渴了就喝。
衣服髒了扔在筐裏,积攒多了再扔洗衣机一起洗。老婆说过袜子裤头儿必须手洗
否则不卫生,我有几次没做到,她吵过几次我就记住了。

  那天晚饭后我看筐裏衣服满了,就往洗衣机裏丢,扔娜娜裤子时,却发现裏
面裹着一条小内裤,不禁皱了皱眉,老婆应该对她也讲过的。我想去叫她过来自
己洗掉,发现她正坐在房间书桌前认真地看书写字,歎了口气折回头,就把那条
内裤抽出来单独手洗吧。那条内裤白底波浪式的黑边,外面印着小圆黑点点,裏
面中间部位有些半透明的黏黏的东西散发出一种少女特有的芳香味儿。老婆走了
好几天了,我闻到那味道心旌摇动了一下,赶紧摇摇头让自己清醒过来,三下五
除二洗好晾起来。

  晚上看会儿电视喝两瓶崂山啤酒爽爽口,沖个凉回屋关灯躺下,迷迷糊糊的
就睡着了。睡到半夜内急起身去厕所,经过娜娜房间时她房门虚掩着,我爲她在
淘宝上买的孩视宝台灯发出明亮但柔和的灯光透出来,娜娜还在书桌前坐着,我
看了下腕表已经半夜十二点整了,就要进去告诉她别学了早点睡明天早起学吧。
在我推门的前一秒,我发现她的坐姿有点奇怪,两条雪白的长腿翘在桌子上,光
着的小巧脚丫上却挂着老婆最喜欢的那双大红色高跟鞋,染黄的大波浪长发顺着
座椅垂下来,随着身体有节奏的摆动。

  我揉揉眼,看见她桌上手机裏正在播放一个全身被麻绳捆绑牢牢的年轻女人
被摁在一个大个子男人胯下吞吐着他的男根,那男人一边使劲按着女人头颅一边
使劲挥舞巴掌落在女人肥大的屁股上奶子上和脸上,猥亵丑陋的脸上满脸淫笑低
头说着些什麽,娜娜带着耳机我听不见声音,我霎那间明白了她正在做什麽,心
裏一股气恼沖上来,就要沖进去揍她,咬咬牙终于还是忍住了。上厕所撒尿时,
我故意把门摔响了一下,再回来经过她房间时,她已经熄了灯睡下了。

  回到屋裏我再也睡不着了,心想我该如何教育她才好,将来才不至于误入歧
途。一会儿脑子裏浮现出那视频淫蕩的画面,娜娜那白皙的细腿和鲜红的高跟鞋,
不自觉下身膨胀起来,心裏暗骂大舅哥,你妈生病了你和你老婆守在身边不会照
顾啊,我这会儿难受谁来可怜可怜我啊!我可是饱读诗书的正人君子,绝不能对
自己女儿动邪念,于是我回想着老婆那火火的嘴唇拨弄着自己的大鹏鸟起来……

  第二天吃早饭时,我感觉娜娜看我的眼神有些异样,我回想起自己上高中那
阵儿也是夜裏学习累了就自慰减压的事情,心想这也是很正常的并不算出格吧。
就把那些女孩子应该洁身自好的话从嘴边咽了回去,骑电动车送她上学。路上她
像往常一样环抱我的腰,我却感觉不太一样,低头看看她如白玉的十指纤纤,暗
想她昨夜就用这双手爱抚插入自己的,看来真的长大了啊!唉。

  从那以后,我经常会起夜,路过娜娜房间时看看她在做什麽,有没有认真学
习还是压力太大自慰,发现了一个规律,十二点之前她都在学习,十二点準时开
始自慰,爲了不惊扰她,我不穿鞋走路,看见她自慰用的视频时也可以多观赏一
会儿。

  有次,我看见一个女人穿着漂亮性感的内衣坐在地上擡着头张开嘴,一个男
人站在对面掏出鸡巴对着她的樱桃小口一阵猛尿,女人咕嘟咕嘟全都咽了下。我
虽然有时让会老婆给我吞精,但这种变态的方式还没玩过,看两人表情都很爽的
样子,心裏却暗骂不好,这样的东西可是要把我的小娜娜宝贝儿教坏的呀!因爲
是偷窥却不好发作,寻思着怎麽才能别让她学坏。视频画面转换,男人平蹲着,
拽着女人头发把她俏丽的脸摁到自己屁股底下摩擦起来,操他妈的,我看得眼睛
冒火,一推门就进屋了。

  「爸爸!你怎麽来了?」娜娜看见我睁大那双漂亮的桃花眼连忙摘下耳机,
一副委屈想要哭的表情。

  「你以后别再看这些东西了,我不告诉你妈知道。」

  我撂下句话,眼光向下却看见窝在椅子上娜娜光着的白净下身,稀疏卷曲的
阴毛下粉嫩的小穴正流着透明的粘液,散发出一种像草莓般诱人的香味。娜娜连
忙把连衣裙扯下来盖好,白皙的小脸刷的红透了,低着头不敢看我。

  「什麽东西都有好的坏的,包括你看的那种东西,以后挑挑选选,取向一旦
定型想改可就难了。」我说完就要走。

  「爸爸。」娜娜叫了我一声,没继续说话,只是伸出食指指了指,我低头一
看,坏了,我都忘了我只穿了一条贴身蓝色内裤,现在大鹏鸟早已苏醒顶起来了
帐篷,我的脸也刷的红了。掉头就出了房门回到自己屋裏,心髒扑腾扑腾的,暗
骂自己定力怎麽那麽差,沖动个什麽,这下出了丑以后就不好做人了。胡思乱想
着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着,我梦见老婆从上海回来,见我难受就脱下我内裤含起我的丁丁
来,我心情郁闷着,就使劲顶到她喉咙深处猛地发射子弹,舒爽过后,起夜时忘
记撒的尿也尿了出来,老婆用嘴巴温柔地吸着我的小鸟,把尿一口一口咕嘟咕嘟
喝掉。我得意极了,摸了摸老婆脑袋,沈沈睡去。

  第二天一早,我起床去买早餐,却发现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娜娜还是穿
着那身白色连衣裙,出乎意料见了我就连忙道歉说昨天自己失态了,我编好的那
些教育她的说词儿也没用上,算了,自己也有没做到位的地方,说开了就好吧。
我说你妈不在,你自己小心点,这世道并不是像眼睛看的那麽太平的,小心坏人,
她连连点头说记得了。送她上学时,我感觉她抱着我的腰更紧了,心想看来有时
尴尬也不见得就一定是坏事儿,坦诚一点,赤裸相见反倒能让人心裏放得开。然
后使劲摇摇头,这都什麽跟什麽呀?这可是我的亲生闺女,我怎麽能动心呢!

  时间一天天过去,娜娜考试完了,其他科目成绩一般,但语文成绩名列前茅,
我一听她娇滴滴地向我彙报考试成绩心裏乐开了花,语文是最能反映出一个人的
素质的,其他科目不好还有机会赶上去,语文要学不好那就真麻烦了。

  「好,老爸亲自下厨做个大餐爲你庆祝一下!」

  「咯咯,咱还是去北京馆儿打牙祭吧,你那厨艺我可是天天领教不敢恭维呀
老爸!」

  「好吧好吧,今天都听你的好了。」好久没去那家饭店吃饭了,价格贵是贵
点但味道还是那麽不一般的好,点了羊肉炒饼、烫面角、三狠汤、八宝甜点。我
们吃的嘴角流油心满意足,离家很近,就溜达着走回去了,一路上她手挽着我的
胳膊说着那些我接不上的话,开心的样子就像一支小小鸟儿。

  回到家收拾一下,沖了凉回屋休息。

  「哎呀,老爸你快过来!」听见娜娜叫我赶紧过去她房间,只见她只穿了胸
衣和一个大花裤衩趴在床上哼唧。

  「怎麽了?刚才还好好的。」

  「腰,我的腰,疼啊!」娜娜把俏脸朝向我,一颗晶莹的泪珠儿正在眼眶裏
打转随时都会落下来。

  「哎,那我帮你揉揉吧。」我以前看过一些中医推拿的书,就把椅子拉过来
给她按摩起来。她还没沖凉,虽然女孩子出汗不多,但盛夏季节从外面回来,就
算屋裏有空调整个人也都是散发浓重的味道的。我不得不忍受着混合着她的汗味
和香水味的古怪气氛,伸展十指鱼际掌根或轻或重在她白皙汗津津的背上按压搓
揉起来。

  「感觉好些了吗?」我问道。

  「好多了,再揉揉,很舒服。」她晃了下身子,我看见被花裤衩包裹的臀部
出现了一个好看的蜜桃形状,心裏动了一下。

  「差不多不疼就行了,我要走了。」我看见自己裤裆裏大鹏鸟不甘心地仰头,
心想得赶紧出去避免再次尴尬。

  「爸爸,你觉得我长得像妈妈吗?」娜娜趴着,突然问我道。

  「傻丫头,这还用问吗?你是我和你妈亲生的,不像你妈还能像谁啊?」我
被这问题搞得一头雾水,她该不会是以爲小时候对她说是垃圾堆裏捡来的这种傻
回答给记住不忘了吧?

  「那你觉得是我漂亮还是妈妈漂亮?」娜娜还是趴着,继续问道。

  「这个怎麽说呢?你们俩都漂亮呗!」我觉得她好像话裏有话怕她说出什麽
胡话来,赶紧接着说:「你好好休息吧,别胡思乱想,睡一觉明天就好了。」说
完就起身离开。

  「那妈妈她会爲你喝尿吗?爸爸。」

  我刚走到门口就定住了。回头看正躺在床上的女儿,她已经侧过身眼睛直勾
勾盯着我,玲珑的曲线起伏形成了一副美丽波浪线。

  「你问这干啥?别问不该小孩子问的问题。」我克制住心头的震惊,假定她
是被视频的不良男女给带坏了。

  「我可是喝过你的尿哦,烫烫的鹹鹹的骚骚的很好喝呢,爸爸。」娜娜嘴角
上挑,露出了一抹意义不明的笑。

  「而且那晚你很亢奋,直接在我喉咙裏射了。我忍住没咳嗽一声不想弄醒你。」

  「什麽?」我大脑忽然一片空白,告诉自己已经睡着了正在做梦,娜娜她也
正在说着梦话。「我该醒醒了,你也醒醒吧。」说着就抡起胳膊啪地呼了那个说
梦话的娜娜一耳光,然后啪啪给了自己两个大耳巴子。

  脸上火辣辣地疼,我睁开眼,庆幸自己终于从那个罪恶的梦裏清醒了,映入
眼帘的却是一张红肿却依然嫣然笑着的美丽无匹的容顔。

  「你不相信我说的?」「要不要我详细形容一下它在我嘴裏是怎麽能屈能伸
的?呵呵。」

  我看着眼前这个每天都抱着我腰上学的女孩,用如此轻松调侃的语气对我说
着这种肮髒的不是人的话,茫然无措了。

  「爸爸,我喜欢你。我知道你也爱我,做我的情人好吗?」

  娜娜一回身,四仰八叉一个大字型躺在床上,好像自说自话:「你还以爲我
是那个只会让你擦屎擦尿的小宝宝吗?看看我的咪咪长得白不白大不大?」说着
她把粉色胸衣解开,一对大白兔欢快地蹦了出来波涛汹涌的向我恃美扬威。「我
比同龄的女孩发育要早熟的多,难道你从没发现吗?可能这得多亏了你一直坚持
爲我买的各种优质的绵羊奶粉吧。」

  「而且,发育成熟的可不仅仅是我的身体哦,我的情商和智商应该也不算太
低吧。你和妈妈总是在半夜十二点等我睡着后做爱,爲了看你俩那事儿,我不得
不假装睡着,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麽吗爸爸?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说着那些文绉绉
的淫话,听起来拽拽的,好像那些学问高深不可及的古人才子们正在我面前交媾
一样,我觉得妈妈她也是爱你这一点的。」

  「你在胡说些什麽?」我不愿再听她胡言乱语,告诫她:「别忘了自己的身
份,我是你的爸爸,这是永远也改变不了的事实。我爱你,但爱的方式有很多种,
我爱你妈妈的方式和爱你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一个家要想长
治久安就不能乱来。」

  「我知道啊!所以我从来不会在妈妈在家的时候对你做那些事儿,那条我故
意放在洗衣筐裏的小内裤,好闻麽?呵呵。」娜娜笑了,我却脸红了。

  「我是故意的。我喜欢让我喜欢的人闻闻我的味道。」「我也喜欢闻我喜欢
的人的味道。比如你鸡巴的味道,还有你屁眼儿的味道。你那天应该没注意,我
舔了一会儿你的屁眼儿,臭臭的,辣辣的,辣的我舌尖都肿了,你以后少吃点辣
椒好不好嘛!」

  娜娜说着竟然撒起娇来,如果不是这个节骨眼儿,我肯定是心裏很高兴的,
可现在,我心裏面七上八下说不出来的滋味儿,眼前这个娇滴滴却满口荤话的小
美人儿,还真的是我闺女儿吗?!

  「娜娜,我看你是被不良视频洗脑学坏了。以后别看了,以前的就当什麽都
没发生过,你妈妈在不在家,你也都只是我的女儿。我不会对你想入非非的。」
我严肃地告诉她,再过界就会翻船的。

  「是吗?你敢说你不喜欢我吗?」

  「我对你只是纯粹的喜欢,没有掺杂其它的杂念。」

  「纯粹的喜欢?呵呵,你把鸡巴放在我嘴巴和喉咙裏时不是纯粹的喜欢吗?
你在我嘴裏尿尿时不是纯粹的喜欢吗?你常对我说的,就不要自己骗自己了,好
吗爸爸?」

  「那是我睡着了不算数的。人不能活在睡梦中,清醒时才算是真正的选择。」

  娜娜沖我眨眨眼,狡黠地说:「那你在和妈妈做爱时念的那些淫诗,你说那
是在睡梦中还是清醒呢?哦爸爸?」「如果那是睡梦,你和妈妈爲何都会选择在
深更半夜时悄悄地说?如果那是清醒,我看你和妈妈怎麽每次都欲仙欲死啊?」

  「这个……」显然她是早有準备,这个问题一时难住了我,我使劲咬着牙,
腮帮子被勒得有些疼。「反正,就是不行!」我大声训斥她。

  「理屈词穷了?这可不像你呀?」「好吧,不行就不行!不过,等妈妈回家,
我会把你偷闻我内裤和穿着内裤闯进我房间的事情告诉她的。妈妈说过,除了她,
任何人不能触碰我的隐私,包括你!」

  我听了头嗡的一声彻底懵了,我很了解我老婆,如果叫她知道这些事,我肯
定会被扫地出门净身出户身败名裂的。这可不行,我明明很爱她们的呀,怎麽如
今搞成了这般境地?

  「你,你……」我气得嗫嗫嘘嘘说不出话来,三步并作两步奔到她床前,心
想她不过是我的女儿,还能反了天不成?一扬手就要狠狠扇过去,却见她把仍在
红肿的小脸沖着我一扬,大声冷冷的说:「你扇啊,扇啊,怎麽不扇啊!」说着
时美目裏两行清泪顺着流了下来,哇地一声哭起来,我心头一阵疼痛,把她搂在
怀裏,娇小的身子伏在我身上不停地抽动啜泣,我感觉胸口T恤湿了一大片她还
没有停止的意思,只好劝她别哭了,轻声地说:「你这又是何必呢?你长得那麽
好看,追求你的男孩肯定会排成一个加强排,你非要找我干什麽?有些事情一旦
越界就会变味儿了,我不想失去你,所以才不能答应你的。」

  娜娜不哭了,擡起头用那双迷得我灵魂出窍的大眼睛望着我,说到:「可我
只对你有感觉啊!你想让我找一个没有感觉的人献出你女儿的童贞吗?」停了一
下,又说到:「如果你真愿意,那我也就无所谓了。」说罢扭过脸去不再看我。
这话听得我心裏就像被针扎了一样难受,我可以忍受不碰她,但绝不能眼看着她
自暴自弃将来堕入没有希望的黑暗人生。我就这样抱着她抱了很久,她在我怀裏
睡着了,我低头看着她长长的睫毛,小巧的琼鼻,曾爲我吸精饮尿好看的樱桃小
嘴,脸上的泪痕,心裏一阵阵难过和感动……

  第二天夜裏十二点,我在我和老婆的卧室裏摇头晃脑道:「关关雎鸠,在河
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
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
友之。参差荇菜,左右芼之。」

  「不行,不够淫我不喜欢嘛!」娜娜小嘴吐出我的大鹏鸟,笑嘻嘻地责怪道:
「你要是不认真点我可就不和你的大鹏鸟儿玩了呀!」

  「那好吧,听着:子曰:穴而湿袭之,不亦说乎?……」

  「不行不行,听多了听腻了,换一个换一个新的嘛!」

  「我想想哦,听着,湿三摆,一顔一屄止,曰:思无邪。」

  「好吧,我知道你喜欢看漂亮的白丝红高跟鞋,我去换上再过来和你玩吧。」

  娜娜回她房间换衣服了,我趁着空去了厨房找了三根又粗又壮的大葱拿回来,
小声嘀咕:「一棵葱十分锺,两棵葱也就差不多了,我可不想把自己身子彻底掏
空。那还多了一棵葱放哪儿呢?放哪儿呢?」

  娜娜穿着一身性感的白丝红高跟回来了,我对她坏笑着说:「听过李宗盛唱
的《匆匆》吧,我要让你深入感觉一下哦!」

  「不要不要嘛,香蕉茄子胡萝蔔我都试过,这棵大葱毛毛的又那麽辣我怎麽
受得了嘛!」

  「嘿嘿,正是因爲你受不了我才想要玩的。」

  「爸爸你就是个大变态哎!轻点儿插拉着皮儿啦疼嘛疼嘛!」

  「哈哈,你这个样子才好看又好玩嘛!含到底,我要开始念书了……」

  「子曰:吾十五而有志于穴,三十而离,四十而不货,五十而至天明,六十
而尔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不货?看我马上就叫你交货!」我的大鹏鸟头被娜娜喉头猛地一阵搓揉收
缩挤压,差点交枪。

  「哎呀呀,饶了我吧?」我赶紧求饶。

  「看你还给我拽?不要停嘛,快点继续念啊!爸爸……」

  我看着身下那只长着一根碧绿色尾巴的红脚白色小猫咪和我的大鹏鸟正在开
心快活地玩耍,灵感也源源不断地从下丹田如泉水般涌了上来,于是就接着念起
我喜欢的文言文来。